小生活

漂浮地铁——当全世界的雨都下在我这里

2020年4月26日 May 0Comment

《漂浮地铁》出来的时候,我好长时间反复循环这首歌。

当半个地球外还有个你,当全世界的雨都下在我这里。

听这首歌的时候总想起《挪威的森林》,全世界所有的雨落在所有的草坪上的声音。

这张专辑发行后春春举行了全国巡演,在后来随《少年中国》附赠的DVD里有看到她哼了两句这首歌的英文版本,出乎意料,比中文版本还好听。可惜的是没有她演唱的版本,于是找了这首歌的原版来听,兴致冲冲却不免失望。大概是我不太喜欢那位男歌手的声音的缘故。

小的时候老师就会告诉我们说要注重过程,可事实上每次我们都要用考试的分数来说话。真正觉得生活是种形态,快乐与否,不在于别人所看到的,而是自己所体会到的, 是独自在上海生活好长时间以后。

一双手要多苦才能弹琴?在人海中流浪没有目的。

记得刚到上海的时候,好友和她丈夫来火车站接我,然后乘地铁回她家。那是我生平第一次坐地铁。我问了一个许多年来存在心底的问题,地铁是否可以不限时间,只要不出站,可以在整段旅程中任何站台上下。她笑着告诉我不可以,头一年刚出了规定,比如一号线的设定是你的票在入站时刷卡的时间到出站时的时间是一个或两个小时之内。

原来是这样啊。

年少时看《一路风尘》,故事都记不得了,就记得女主角讲的这句话,她心情不好的时候就去坐地铁,可以没有目的不限时间在任何站台下车或上车。不用担心下错了站,即使错了也无碍。不知道填词的易家扬是否也曾看过这部剧,所以才会流浪却没有目的。

村上春树的书我没有以为中的那么喜欢《挪威的森林》,但却对其中两个描写念念不忘。多年以后的“我”想起那个朋友的曾经的女友,是在黄昏的异国他乡,那桔色的天空,橙色的晚霞,无比伦与美丽的景色,让“我”几乎流下泪来。那种此生一次的美丽,永不会再次相遇,无法复写。那个女孩曾经让“我”感受到的美,一直不明所以,原来在此刻忽然清楚,因为过分美丽,而将最终不会永存的短暂的生命。那个女孩最终选择了自杀来结束她的生命,而学长的生活却一往无前地继续着。另一个场景便是“我”拿着电话筒时,听到绿子的声音时,忽然觉得全世界的雨都落在全世界草坪上。我无法真切体味到那是一种什么样的声音。所以无论怎么形象生动,我们终究生而不同,每个独立的个体,怎么可能会有全然一样的感受。即使镜像中的倒影,也会有我们无法分辨的差别。

乘轻轨3号线的时候可以透过车窗看到不一样的风景,白天的时候是这座城市繁华的忙碌街景,苏州河从林立的高楼间穿过然后消失在视野,巨大的广告牌装点出楼宇的色彩,高架与汽车看上去井然有序,纵然这般繁华,也觉得它有安静的一面,或许因为轻轨的速度要比目之所及的事物快上许多。我们每时每刻无不生活在相对的世界里。天黑以后搭乘轻轨可以享受到这座城市的另外一种风情,路灯把所有的街道照得通明,万家灯火透过玻璃窗散发出朦胧的光亮,两相交织,便让整个城市都明亮起来。这些寻常的灯光,辉映不出维多利亚港湾的美丽,也交汇不出外滩的风情,然而却透着温暖的气息,对每个人来说都永远不会失去吸引力的回家的气息。

夜同样属于城市,但却无需担心黑暗。

喜欢所有的街景在车窗外迅速倒退的感觉,这一趟乘坐,仿佛自己在人生的路上不断前行的缩影。我们在日子里无法感觉到的流逝,在这里生动鲜明。

格式化菲林于2007/1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