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生活

陪你倒数,春夏秋冬

2020年4月23日 Sunny 0Comment

第一次听到这首歌,我还在学校,最后一年,课很少,学校已经开始办招聘会,班里有关系的同学,已有人工作定下来了,而我正处于迷茫未知与满心愁困中。

重庆的冬天虽然极少下雪,可当时自己的处境,说是凛冬亦不为过。

那时候,一部随身听,对我来说,都是奢侈品。室友买了《陪你倒数》这张专辑的磁带,在宿舍里放,听到这首歌,我差点落泪。

秋天该很好

你若尚在场

1999年的秋天,对我而言,却充满了迷茫。

班里成绩不怎么样的同学,纷纷落实了工作,去太极,去长安,去万友……我家没有任何关系,也没有钱,所以这些单位来学校招聘时,班里家境与我一样的同学毫无所知,等尘埃落定,能去的同学名额定下,班主任在班会上宣布,我们才知道消息。

学校有长长的林荫道,秋天的时候落叶纷飞,十分漂亮,然而于我,从这个秋天到来年夏天,

整整365天,一点亦不好。

告诉父母我要去广东打工时,妈妈在电话里哭,父亲说,你自己做决定。

其实没有退路。

拿到毕业证,离校的时候,我带着一个行李包,装着几件衣服,去重庆火车站排队买票,车站里穿制服的站务员手里拿着黑色的棍子,时不时喝上几声,棍子敲在人的背包或身上,听着就很吓人。排队买票去广东的人太多,年纪不一,很多中年人背的是洗干净的饲料口袋的包,拿拴牛绳系成背带,我挤在人群中,心里满是惶恐,却还要装着平静的样子。

自然没有买到当天的票,我在火车站里坐了一夜,撑到零晨,实在忍不住,睡过去了。

第二天接着排队,买到了次日下午的车票。

在火车上坐了几十个小时,我一点东西没吃,水也尽量不喝,车厢的过道里挤满了人,上一次厕所十分困难,车厢里烟雾缭绕,各种食物的味道、汗水发馊后的味道,全部混在一起。到了广州后,顺利买到了到东莞的汽车票,坐了大半天的汽车,终于到了我姨妈打工的地方,见到姨妈的那一刻,心才落地。

没有去人才市场,姨妈领着我在她打工的工业区附近的工厂去看,那些工厂的招聘启示就贴在厂门口,火辣辣的太阳把路面晒得滚烫,我们撑着伞,带着我手写的简历,遇到合适的,给门卫室的保安递上简历,一星期后,我在一家做服饰纽扣的港资企业找了一份样板室文员的工作。

广东的冬天相比重庆,暖和很多。过年放假,姨妈让我随她去她家玩,这半年的工资我已全部寄回家了,身上只留了几十块钱,不好意思空着手去,便坚持要留厂里。

放假期间,厂里不开工,食堂也不开伙。我一个人住在平时四人间的宿舍里,用室友的电饭煲煮一点蔬菜粥,就着从市场上买回来的凉拌菜,开着室友的录音机,听着张国荣举重若轻地唱着“天空多灰,我们亦放亮”,即使是大年三十,一个人吃饭,家人都不在身旁,能在心上,也觉得一切都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