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4月17日 Sunny 0Comment

我喜欢徐静蕾小姐为这部电影的题字,很漂亮的毛笔字,果然是才女。

然后才是这部电影。

小说在我看完电影后才看的。徐静蕾导演的这个版本,与小说出入太大,已 无需比较。

一起租房的室友——绿与我一起看的,她觉得电影一般,我却觉得挺不错的。从电影演员的选取,到剧本的改编,在故事背景大挪移的情况下,它仍然很好地展现了原作者想表达的内容,那么年代和地点有什么重要呢?

何况爱情与时间地点的相关本就不大。

徐静蕾为衬那个沉重的年代而刻意低沉了声音的场白,听起来的确并不怎么动人,有种涩涩的感觉,她自己应当知道,但仍这样决定,或许,这样更真实,一个恋爱女人的声音并不会因为诉说一段过去的故事而变成天籁之音,对吧?在这个声音里,我们首先见到的是故事的男主人翁,从漂亮的包车上出来,走进北平古色古香的屋子,接过管家递来的信,一边吃面,一边看信。

电影运用了插叙的方法,镜头转到另一个场景。

少女穿着灰色的旗袍,站在破旧的房门前,看着院子里搬进的书,她并没有一开始就见到书的主人,心里暗暗揣测,拥有这么多书籍的人会是一个老头子吧?那一晚院子里分外热闹,虽然算是一个院子里的邻居,事实上那对少女而言是另一个世界。第一次见到对方是在少女的不经意中,因为不经意,所以不自然。因为是少女,所以脸红,因为对方是个风度翩翩的男人,所以脸红。少女的心思自此伏下根,而对方却未曾留意。

少女情怀总是诗。也许本来没什么,但那个年龄,又是敏感的孩子,于是一厢情愿地想,一厢情愿地梦,虽然还不能明白自己的梦究竟是怎样的,这小小的心思、小小的梦,是那个贫穷的家里兴许唯一的快乐的事,独自分享,偷偷的愉悦,在宁静的冬日的午后,看着自己的手掌,琢磨着。

然而世事总是多变幻,再怎么百般不情愿,一个少女还是不能独立生活,于是不得不随母亲离开,离开前的那天晚上,整夜不眠,可是那个心里的人,却不知道在哪个温柔乡,少女只是一厢情愿的固执的不愿离开,这样而已。

时间会淡忘一些东西,时间也会让一些东西越来越印象深刻,终于长大的少女凭着自己的聪明考回了北平的大学,只是为了要接近那个少女时代便烙在心中的男人。

少女为那相遇做了多少思念的梦,终于零距离的接触却得来意外,一个花季般的大学女生,有着聪慧与秀美,于是那个男人找了藉口来接近她,她终于光明正大地走进她少年时代曾去过一次的屋子,与那个梦里的男人温情共枕,那个男人买了百合送她,只在那短短的数日里,一个清晨,他和她在屋子里共吃一个苹果,他却要出远门了,她想她可以等他回来,但她终究太天真,几个月后,男人回来了,却搂着一个美丽的女子与她擦肩而过,男人的脸上没有歉意、没有不舍、没有尴尬,她之于他,原来并无特别,只是一个曾经短暂欢愉过的女子,才不过几月,他已把她当作陌生人了。

女孩却怀孕了,大学不能上了,家里不能回去了,她选择离开这座童年梦开始的城市,她发现手上的钱其实少的可怜,她在新的城市生活下来,她能够为了这个她所爱的男人的孩子而吃苦,可是,她无法接受让自己爱的孩子在贫穷中长大,于是她选择了最快的捷径,她有美貌,有才学,还有玲珑剔透的心,她成了一个高级交际花,如果她想要一些平常人的生活,或许她可以嫁一个军官,可是她不愿意,她只爱那样一个男人,所以她拒绝同别的人结婚。生活这样平淡的继续,历史在动荡不安中前行,命运会不会捉弄人,旁人无法断定,她和他又相遇了,在一个舞厅里,她对他如飞蛾扑火,只要那个男人对她有任何所求,她都毫不犹豫。醒来的早晨男人给她钱,她一直那么坚定的爱他的心是否已在滴血,脸上却优雅的微笑着,男人又要出远门,说了与当年同样的话,问她是否曾有过这样的情景,她摇头,她看到那桌上的花瓶里插着她送给这个男人的百合,每年在那个男人生日的时候订一束百合送到男人家里,感谢他曾送过花给她,虽然那些日子实在太短。而这次时光更是短暂,如果离开,大概人生的巧遇已这样用完,所以这次她选择先离开,至少留下一个美丽的背影,在院子里遇到当年把她领进屋子参观的管家,在管家满眼的心疼中把钱塞到管家手里,说她走了。

就这样,她之于他,仍是一个陌生女人,他的生命里有太多唾手可得的女子,只是他不知道那么多陌生女人中有一个女人这样爱他,从少女时代开始,到死前都那样坚持。她只在每年的那一天订一束百合来,他却不知道是谁送出的关爱。直到收到这个女人的来信,读到这封信。

那个男人是这个女人一生的重心么?是的,从少女时代开始爱慕,到成年后的短暂恋爱、分开,再次重逢,直至生命的最终,她一直爱着他,只为了爱他而读书、休学、辗转、生子、抚养孩子,到离开这个世界,她只是爱着他,没有任何杂质渗入。可是也不是,他之于她,只是一个爱着的男人,用来寄托她的爱,她的爱情其实只是她自己的事,不需要他的参予,她亦可以一生一世只爱他,只爱着她心里的他、意识里的他,她虽然一直爱着他,可是她一直只把这爱当成她一个人的事,所以,他之于她,只是一个媒介,她要做的与他全然无关。

恋爱是两个人的事,可是爱却是一个人的事,要不要爱是自己的事,自己可以决定,与痴心没有关系,自己选择的事自己要承担后果,不是么?

电影要表达的很极端么?徐静蕾小姐在接受采访的时候说或许有一点吧,她说那只是她想表达的东西有一点决对性吧,可是我私毫没有这么觉得,不知道你以为呢?

喜欢电影里那大红的灯笼,那北平典型的院子,那学生样的旗袍,那些细节里的东西,没有喜欢男女主角,却觉得自己真的明白女主角的情感,这部电影,私以为适合女生看, 其实这个世界上没有哪个人是自己要生死相许的,要此生不渝的,只是自己的感情。      

然而,我们仍然应相信,这世界依旧还有爱情,即使生活满目疮夷。它令我们保有一颗:少女的心。

格式化菲林于2006/7/25,上海

               

发表评论